五四百年未解决 中国学者:中国如何内化普世文明

五四百年未解决  中国学者:中国如何内化普世文明

中国学者许纪霖今天在中研院研讨会表示,五四运动至今尚未解决「如何将普世文明内化为中国人能认同的文化,及如何将中国文化提升为全人类的普世文明」的内在紧张问题。

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黄克武则表示,中国如今将五四运动的爱国主义,与「跟党走、听党话」嫁接在一起,事实上就是绑架历史、背叛五四。如果学界不对这种「意识形态化」进行批判,就很难深刻化、多层次的呈现五四。

「五四运动」是 1919 年在中国爆发的爱国主义运动。当时,许多学生、工人与民众不满欧美列强在巴黎和会上,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,北洋政府却未能捍卫国家利益,因此罢课、罢工、示威游行。

今天是五四运动 100 週年,中央研究院一连 3 天举办的「五四运动 100 週年」国际研讨会也进入最后一天。上海华东师範大学历史系教授许纪霖下午出席圆桌会谈,并在问答环节作上述表示。

他认为,五四运动百年之际,尚未解决的问题有两个,一是如何将普世文明内化为中国人能够认同的文化,二是如何将中国文化提升为全人类的普世文明。

许纪霖指出,中国自五四运动以来,挣扎在文明与文化的紧张与焦虑之中,「如果五四代表的是文明自觉,那幺中国就会走一条世界文明的普世道路。但问题在于『普世文明』对中国而言,是不是中国自身文化可以认同的,这是一个很大的紧张」。

他表示,中国人在五四运动的过程中就已经发现,世界文明的道路不是一元的,而是多元的。「普世文明」并不是一条不证自明、唯一的一条路,并且可能不是以西方为代表,而是「不同国家、民族共享的一套价值制度」,但在共享的部分,不同国家民族之间都有不同表现。

因此,许纪霖认为,中华文化若能上升到全人类都能接受的「普世文明」时,五四运动至今尚未解决的问题便解决了;反过来说,被各个国家共同认可的「普世文明」,若能转化为中国能接受的文化传统时,这些紧张性也解决了。

黄克武则在最后一场论坛分析,中国对于五四青年运动有一种暧昧的情绪,深怕有人藉机闹事,但无论如何,五四仍代表现代中国的起点;所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期也特别强调要收集五四资料、发扬五四意义,并着重青年精神。

他认为,这是以中国青年节的脉络来陈述的,把爱国主义与「跟党走、听党话」嫁接在一起,事实上就是中国绑架历史、背叛五四。

黄克武指出,五四发生之后,五四就不断被各方所挪用,不论是中国、中国国民党,都尝试绑架五四、批判五四,以作为自身历史发展的起点与未来方向,希望发挥指点江山的作用,这就是意识形态化。

因此,他认为,在研究五四的过程中,如果不对「意识形态化」进行批判,就很难深刻化、多层次的呈现五四。